读者QQ群③:168129342,投稿请发dashuju36@qq.com
我要投稿

深藏不露,挖掘4种大脑网络中的管理工具

大数据

作者:亚当·韦茨,莉亚·梅森
走过了百余年发展历程的管理理论与实践,自身体系正在不断深化与创新,其中一个重要领域是对脑神经科学成果的利用。

虽然柯洁以0:3败给了AlphaGo,虽然人工智能可以完成一些人类所不能及的工作,但是人类的大脑在很多方面依然无可替代。

虽然,仅凭功能磁共振成像(fMRI)的扫描数据,看不出消费者是喜欢可口可乐还是百事可乐;仅凭大脑中岛皮层活跃度的数据,也不能判断一个人对手机的感情是否高于比对母亲的感情。

但目前,神经科学已经获得了大量研究成果,可以向我们提供一些极有价值的信息。本文从全球脑科学家现已发现的15个脑神经网络和子网络中,挑选了4个已得到广泛认可的大脑网络,即默认网络、奖赏网络、情感网络、控制网络,向我们分析了这四大网络对于管理的意义。

默认网络

触发创意与灵感

过去10年间最激动人心的神经科学发现之一,就是大脑从不真正处于休息状态。

即使你走神发呆、未专注思考任何事,大脑中的某个网络——即“默认”网络仍然火力全开。这一网络的发现具有突破性意义:我们由此知道,大脑不仅处理从外部接收的新信息,也投入大量精力加工已有知识。默认网络与人类最值得赞叹的“想象力”紧密相关,人们运用想象力时,大脑会从外部环境“抽离”,暂停处理外部信息。默认网络有效运行程度越高,想象力发挥的空间越大。

这意味着,“拥有空闲时间”是取得人们突破性创新的重要条件。3M多年前就开始实行“15%自由工作时间”以促进员工进行创新思考与实验,近年来各大新兴科技公司也纷纷推出类似计划,包括谷歌的“20%项目”、Twitter的“黑客周”、财务软件公司Intuit的“10%项目”等。拥有空闲时间进行创造性思考,让员工更自足、更幸福,工作更积极。

不过,由于默认网络带来的成果几乎无法量化,目前推出这些计划的公司尚属少数;已经在进行的公司也很难将项目彻底执行,它们往往会用时间范围与时间比例等量化指标,来约束这些“空闲时间”项目。不过,无论如何公司都该试着让员工彻底空闲一下,因为这更有助于创意的产生。

奖赏网络

建立激励机制

早在20世纪初,科学家就设想过用“快乐计量器”量化快乐和不快乐的程度。如今神经科学的研究表明,大脑的奖赏网络就是这种快乐计量器。如果某事物带来愉悦感,奖赏网络的活跃度就会增强,反之则减弱。不过,幸福感和满足感都是相对的,会受到不同变量的影响。而且,最大的满足感不一定由快乐带来。

几十年前,科学家就曾应用电极等侵入性技术手段,在动物身上找到类似的神经网络。当动物得到食物、水等生存必需品时,神经系统中的奖赏网络会活跃起来。但直到20世纪末、21世纪初,神经科学家和神经经济学家才证明,人类的奖赏网络对非生存必需品也有活跃反应。他们在研究中还观察到,非物质的回报也会让人感到快乐,其程度有时堪比金钱。这包括我们已知的地位、被他人认可等,还包括一些你可能想不到的因素,例如公平。身处不公平的环境,人们会干劲不足,幸福感下降;如果有资格参与决策的人,感觉被排除在决策过程外,他们会感到失落。

求知欲也可以是触发奖赏网络的一项因素。拥有好奇心是一种幸福。在加州理工学院的科林·凯默勒等人进行的实验中,参与者被要求回答一些不涉及专业知识的小问题。实验结果表明,参与者越想知道答案,大脑奖赏网络的活跃度越高。对很多人来说,思考新问题本身就很有乐趣,即使没能找到答案、得到回报,大脑的快乐指数也会上升。有时工作本身就是回报,如果能在工作中满足求知欲、获得社会认可,人们也会感到幸福、有激情。 

情感网络

在决策中如何用好直觉 

假设你害怕蜘蛛,我们一般都认为看到蜘蛛时,你先会想到“这是蜘蛛,蜘蛛很吓人”,然后才感到害怕;但是对大脑情感网络的研究揭示,你先因为看到蜘蛛扭动的身体而感到恐惧,然后才认为蜘蛛对你有威胁——情感触发思想与直觉,而非相反。

直觉并不是什么神秘的第六感,它是实实在在的大脑神经反应,并以看得见摸得着的方式表现出来。直觉产生的原理是,当我们处理外部事件、面临选择、与人打交道时,大脑会分别为它们标注感情记录。以后再有类似经历时,大脑会直接访问这些记录,产生相应的情感:怀疑、焦虑、快乐、激动等。如果你曾经被哈瓦那辣椒辣得胃里上下翻腾,以后你只要看到、闻到、听到别人说起这种辣椒,情感网络都会产生不快的感觉,让你对它避之不及。我们的身体也会对这些情感做出反应,包括心率变化、出汗、皮质醇等荷尔蒙的分泌、皮肤发红、起鸡皮疙瘩等,而且这些身体变化经常在我们意识不到时发生。

在做决策时,领导者倾向于进行理性判断,排除情感因素。但越来越多的神经学研究证实,情感冲动不应被简单地忽略。大脑的情感网络能帮助我们快速处理极其复杂的信息,有效达成高质量决策。因此直觉非常有用,可以让我们省去很多费时费力的分析。不过,我们要意识到情感网络具有局限性,不可忽视理性的重要作用。

直觉分为正向和负面的。我们通常善于跟随正向直觉。比如我们感觉进入某市场是个好机会,即使没有数据全面支持,可能也会凭直觉采取行动;但是对于怀疑、焦虑等负面直觉,我们倾向于去忽略。领导者会努力把这些情绪从自己的大脑和团队中赶走。实际上,这些负面情绪和其他情感一样,也植根于大脑的情感网络,源自值得借鉴的过往经验。作为领导者,应该努力理解负面情感产生的原因与意义,以更好地做出决策。

控制网络

合理设定目标

我们常常日复一日地做着相同的事情,但我们同样拥有打破常规的强大力量。动物只会对当下的需要做出反应,但人类有能力追求更高的目标,即便这些目标有悖于我们的行为习惯,或是与当下的需要相冲突——大脑中负责协调这些冲突的就是控制网络,它把大脑活动和我们想达成的目标联系起来,让我们的行动更具灵活性。

可以说控制网络的任务之一是监控所有其他大脑网络。为确保我们能将注意力集中在当下而非永远神游,它会抑制默认网络;它还会制约奖赏网络,以让我们为更长远的目标而放弃满足当下的冲动(为了以后每周能得到10块钱,放弃唾手可得的5块钱);它通过调控情感网络,限制我们的情感反应,确保我们不会被直觉和飘忽不定的情绪所支配。

控制网络在处理相互冲突的任务时,须在屏蔽外来干扰信息,与从干扰信息中分辨机会或发现必须紧急处理的问题之间,寻找最佳平衡点。一方面,它使大脑忽略大部分外部信息,重点关注当前目标和其他紧迫任务;另一方面,为使我们保持灵活,它也必须保留部分资源,以备不时之需。这可以让我们在不可预知的环境中快速反应,代价是不可避免要受到干扰。许多杰出领导者认为,面临互相冲突的选择时,公司应把精力集中在少数几个真正有把握的战略方向上。领导者必须有决断力,果断砍掉或分派次要任务。

深入理解大脑控制网络,还可以为企业精益运营提供新思路。不过,“精益”并不意味用尽可能少的员工完成尽可能多的工作。精简团队在短期内看似有利,但如果员工专注的事情过多,他们的工作效果将变差。当控制网络负担巨大,大脑能量被大量消耗时,我们会犯错误、无法深入思考、自控能力下降。一旦控制网络对大脑失去控制,大脑对外部信息只会做出一些自动反应,无法分辨其重要性,使我们无法按目标的优先次序行动。

神经科学正取得前所未有的激动人心的进展,可应用于商界的发现也在不断涌现。例如,科学家可以应用一种“深度扫描”(hyperscanning)的新技术观察互动中的人脑,这将帮助我们找到有效沟通与合作的秘诀。关于大脑基因组的创新研究,则把脑功能和遗传学联系了起来,揭示出不同人对不同大脑活动的倾向性:有些人天生喜欢冷静思考,有些人则天生感情冲动。最后,神经科学家在努力探究关于决策、社交技能、学习能力、情感等大脑功能在人的一生中是如何变化的。以这些研究进展为基础,科学和商业世界可以进行极有现实意义的对话,而广大人群的参与将使科学与商业的结合获得更深远的意义。

End.

转载请注明来自36大数据(36dsj.com):36大数据 » 深藏不露,挖掘4种大脑网络中的管理工具

36大数据   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有文章均不代表本站观点。报道中出现的商标属于其合法持有人。请遵守理性,宽容,换位思考的原则。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