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QQ群③:168129342,投稿请发dashuju36@qq.com
我要投稿

如何看待大数据创业——投资人、技术专家、创业公司全方位解读

活动

圆桌嘉宾

王烨  六禾投资总裁

石建强  惠普大数据平台总经理

陈诚  智树科技CEO

徐研  帆软 副总裁

5月16日下午(星期一),由36大数据主办、游族网络和InnoSpace协办支持的“大数据中国行”大型系列活动第三场——“大数据应用与实践”沙龙在上海创智天地会议中心隆重举办。来自上海本土的258家公司企业代表参加了本次活动,并且就大数据走向商业化、大众化等问题进行了激烈的探讨与分享。

以下是圆桌论坛讨论的内容:

刘金玲:请四位代表分别介绍一下各自的公司。

王烨:大家好,我是王烨,六禾创投合伙人。我们六禾主要投两块,企业的数据服务和数字内容。数字内容就是偏消费领域的;企业数据服务就跟大数据非常相关了,所以在这个领域我们也投了不少企业,包括今天来的华院数据,其实我们也是有很多年的合作机会。我们很早开始投,坦率的讲我们的VR的源头,如果是种子期,我们也可以做,我们跟华院孵化了很多天使,后面的A轮也可以做。一般来说,我们希望我们是企业创始人比较信任的投资伙伴。所以我们一般都是第一或者第二大的机构投资人,也会花比较多的时间支持他们。谢谢大家!

石建强:大家好,我来自于HPE,HPE的前身是惠普,是一家百年老店。可能提起惠普,大家第一印象可能是打印机或者是想到一些服务器等等。其实我们在软件行业,也是耕耘多年。包括:我们在大数据方面有一套非常完整的大数据体系。包括:结构化的分析平台Vertica和非结构化的数据分析平台IDOL。通过一些数据分析平台的整合,包括:我们跟Hadoop的一些整合。我们也在做大数据,无论是结构化还是非结构化,我们都能够统一拿来做分析和应用。我们也是希望跟在场的各位嘉宾、各位朋友多多的交流,将来我们可能会有机会携手更好的促进中国大数据事业发展。

徐研:大家好,我叫徐研,我来自帆软。帆软一直专注于做报表软件,2000年的时候根据中国客户的一些具体情况创造出适合大数据时代的产品。其实我们更多的是为了解决企业数据应用孤岛问题,包括企业数据怎么更好的去分析的问题。用一句话来介绍我们公司,我们公司是一帮平均年龄27岁的年轻人创造的每天大概会有100万人会去使用的产品。谢谢大家!

陈诚:大家好,我是智树的陈诚。我们其实有很多的大数据应用已经落地了,但是在一些特殊的行业。比如:银行、金融、政府,其实还是没办法,他们还是要自建自己的平台。在这个过程当中,他们就会比较漫长。智树的特点在哪里呢?我们会在整个建设过程当中,把所有可能会涉及到的阶段,做了服务的标准化。帮助像银行、政府的这些客户,把项目很短的时间里面就能落地,并且有一定的成效,这是我们的价值。我们主要做的事情,一个是服务标准化。第二个,就是把平台在建设过程当中,每个阶段会发生的问题,我们做了“集中监控”的这样一个产品,我们可以帮助客户在做平台整个运营管理当中,所有的问题我们都会有一定的预警,帮助客户解决各方面的问题。这就是我们公司帮助用户解决的问题。

刘金玲:下面论坛环节,我这边会从我们媒体的角度去问嘉宾几个问题。会留10分钟,让场下的观众来提问。大家最好是提一些比较刁钻的问题,把四个BOOS难住了。组队刷BOOS,推倒BOOS是有奖品。王总,请您从资本的角度说一下2016年大数据行业的创业趋势和投资人的关注要点是什么?

王烨:坦率的讲,这个问题你问的还是挺好的。对于我们做EC投资的话,我觉得可能还是看长远一点。我说一下我们今后一两年的机会,一个是大数据这个事儿,2016年已经没有那么热了。平心而论,2014年、2015年作为一个词,是挺热的。美国是这样,中国也是这样。我觉得2016年开始,如果说大数据还一定要在那个枝上面说“自己是一个很性感的词”,可能就要跟“机器学习”、“人工智能”在一起才能够算上。但是如果从投资,从行业应用的角度来说,我觉得这个行业是处在非常好的一个阶段。

因为如果从美国看的话,很直白的方式,美国是一个偏技术型驱动的,一般大数据起来的原因,也是因为好像是像阿里、Facebook、谷歌等这些,数据量大了,市面上没有解决方案,所以才自己做。后来这些人自己出去创业,把自己的基础设施这一块,以及原来的BI变成基于大数据的一些分析做起来,然后才会慢慢的到各个行业的一些应用。我觉得这个趋势,在美国是在慢慢的走起来了。但是美国很自然,作为世界一个发达的经济体和最先进的经济体。他的层次从基础设施到分析到行业应用,不说泾渭分明,但是还是一个完整的图谱。

在中国这方面其实挺难的,主要还是经验驱使,阿里已经做了这么一个大的,感觉全是他的。怎么弄呢?所以我觉得孙总,星环来讲一讲,我觉得非常好,这样的公司从投资人的角度来说,在中国是挺难投的。因为我们中国的市场不够大,一个技术公司再卖,卖10个亿人民币撑死了,在国外可能卖10几亿美金,没有什么收入,技术好,也可能卖的出去。所以对于投资人来讲,这个领域是好领域,但是不光需要有很大的勇气,不光需要拥有几个海归的背景和人品,更重要的是国内团队很好的结合还要能够既把基础的东西做好,同时又能够看到一些能挣钱的地方。所以这方面华院也是老牌的技术公司,等了那么多年,一直在等大数据的春天,大数据的春天来了,所以他能够利用过去的一些积累把商用跟大数据结合起来。

如果说再回答具体一点,投资人看什么呢?以前没有大数据的时候,IT公司也挺多的,IT公司挺容易活下来的。但是大数据之后,的确对客户来说有这么几个问题。第一个,缺少数据工程师。有很多数据,不知道怎么处理。第二个,内部缺少资源。第三个,很明显的就是有了这些资源之后,怎么样更好的帮助做可视化和预测后面的决策。这其实是整个商业环境里面都非常缺乏的,所以我们如果把那个抛开基础设施这个不谈。其实我觉得更多的机会,各个行业里面不断的垂直的应用。但是这个垂直的应用,如果说你以前,前两年简单的做一些可视化日志放上来,我觉得这个很容易做成咨询的项目。

如果你从创业的角度来说,我觉得都可以。但是对于投资人来说,投资人往往希望这个事儿能够变得比较大,要么就能做的非常牛逼,要么就能把规模、实际的现金跟业务能够结合起来。那么这个就有投资价值,我觉得中国还是刚刚开始。只不过我们靠的美国这样的一个蜂巢,很多时候把我们的客户进行了教育。如果你花心思了解一个行业,在行业做一些应用。至于这个领域能不能够获得投资人的投资,我觉得如果要获得投资,第一个,可能要比较大的规模化,在比较大的行业里面帮助这个行业进行比较大的转型。另外一个是,你做的纯粹一点。

在所谓的预测和AR领域,能够帮助客户比较好的做更好的预判,对未来的业务,那这样的领域、这样的一个趋势是比较有意思的。所以如果往两三年之后看的话,我会觉得可能到那个时候“大数据”也不叫“大数据”了,也就是正常一个技术的服务。如果能够从现在的视频,一般的网站内容APP到视频到语音,能够到人工智能加进来,我觉得这几个大的趋势,在未来的几年应该还是存在。所以作为投资人的角度来说,可能对这个比较专注一些。

刘金玲:我们刚才了解到,王总说了几个比较关键的点。第一个,无论创什么业、做什么东西,大数据必须要解决问题。这是一个关键点。另外一个关键点,就是你创业做的事情,要能够规模化,就是可以给行业产生一些变革这样的东西。可能是投资人比较关注的。对吧?王总。

王烨:是的。

刘金玲:其实王总还说到了一些东西,投资人可能不关注大数据的核心技术是什么。但是对于大数据创业来说,其实技术是最难的。

王烨:不对。我不是说投资不关注,我说的是客户不关注技术。其实对于创业者来说,技术也不是最难的。我觉得具有技术背景的创业者,能够接中国地气的创业者这是最难的,这是最稀缺的资源。

刘金玲:OK,理解了。我们多次也提到了大数据的核心技术,我们做技术的朋友也都知道。其实大数据的分布式框架,处理工具,用到的底层技术非常非常多。其实我现在就想问惠普公司的大数据技术总监石建强,还有帆软副总裁徐研先生。第一,对于大数据企业来说,大数据技术的重要度有多高?另外,我们想知道你们能从技术的角度给这些新创的大数据企业意见和建议。

石建强:其实金玲抛给我们的是一个非常大的话题,这个话题足可以讲三天三夜都讲不完。大数据里面的真是五花八门,琳琅满目,什么都有。在整个大数据分析里面,其实主要我们要解决三个“大”的问题。第一个,我们要解决什么样的问题?我们要从分析里面得到什么样的答案?我们要给业务带来什么样的价值?这是业务端的问题。第二个,我们拿到什么样的数据?我们可以对什么样的数据进行分析?这个是数据源方面的问题。第三个,我们用什么样的技术手段对这些数据进行分析,来解答我们业务端的问题。

这三个其实重要性是从前到后。我们看见;其实一直以来我们都看到有很多故事,说:有很多学术派的大牛,因为他掌握了一门或者自己独创的一门非常好的新的技术,然后自己出来成立公司,然后成为一个多大多大的独角兽。这些神话的确是非常激愤人心,但是实际上真正大数据创业的时候,还是要跟业务先去结合。比如:你要解答什么样的问题?你处理的数据量,大概会有多大?你处理的数据速度,大概需要多快?然后你处理什么样的数据?比如:结构化的,非结构化的。包括:可能有图象,可能有语音,可能有这种文本等等。不同的数据,涉及到的不同的处理的技术。不同的这种数据量,不同的这种数据处理的速度,也关系到选用哪一种的技术。是选用Hadoop,选用Spark,还是选用其它的一些APP等等各方面的一些数据,这跟你能拿到什么样的数据是有关系的。

很多新创的企业,可能一开始因为大数据本身开源的软件技术也比较多,大家的眼光可能都会专注在“开源”这一面。实际上在创业的时候,其实很多时候,我们是要去收集、集中我们的精力,去解决业务端,我们怎么来做最后分析的问题。而大数据的平台本身,其实是需要提供一个非常稳定,非常可靠的这么一个平台支撑的作用。尤其是现在大数据分析的人才也是这么贵,如果大家在初创的时候就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去解决开源软件里面可能存在的一些问题,或者是其它使用场景上面的一些小的细节问题的话,其实反而是有点得不偿失。我建议大家可以去适当的考虑商业的一些软件作为你一开始的支撑平台,虽然可能商业的软件需要付出一些费用,但是其实能够给大家省下来大量的精力和人力,去最终集中的解决大家所要解决的业务问题,最终给大家的客户带来的一个价值。这是我的一些粗浅的看法。

刘金玲:我知道帆软做大数据技术,或者说软件的开发做了很多年了。我想问一下,你想给创业的朋友一些什么样的建议?就是从你们的实践经验来说。

徐研:我们的经验是比较特别,我们的经验就是“好好服务客户,不理投资人”。刚才王总也或多或少了透露他的想法,投资人介入到公司以后,或多或少会给公司追加压力,迫使公司的产品由纵向发展变为横向发展。但是中国现在高科技企业,尤其我了解的一些IT行业的企业,在自己核心竞争力没有搞明白的时候,开始往纵向发展。打个比方来说:身高不够高的时候,就拼命的长胖,这样我感到有一些畸形。

星环科技作为发展非常好的战略伙伴,他们就非常专业。他们做的一件事情非常简单,就是相当于做大数据Hadoop的存储机制。孙总很好的运用了这个机制,很好的得到了美国权威机构Gartner的认证。对于新创企业的建议来说,投资人必要时候还是要理的,但是投资人跟你谈的时候,你还是主要说专注的技术领域。当这个技术领域积累足够多的客户,并且形成了一定的价值分析和应用场景,我们再谈横向扩展。

刘金玲:也就是说其实大数据创业的时候,我们其实还是要先专注业务。也就是说,我们的业务好了,我们的客户多了,投资人也就来了。是吧?您的意思是这个吗?

徐研:对,我的意思是大家创业的时候不要违背创业的初心。比如:我就想做Hadoop,就把Hadoop这一块做好,然后再做前端分析和挖掘。我真的想像不到,如果什么都想做的话,公司要扩展成多大?

刘金玲:也就是说,现在还是提倡创业“小而美的团队,解决细节的问题。”

徐研:是的。

刘金玲:王烨先生,您赞成徐研先生的观点吗?

王烨:当然赞成。要不然有阿里这样的公司在,我们还投资干什么呢?我们相信大公司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效益还是不行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想做一些事儿,自然而然会有一些小的公司出来。

我觉得创业和获得创业VC投资是两回事。创业是离开一家稳定的环境做企业提供服务,很多企业在没有VC投资也做的非常好,这是创业非常成功的例子。VC创业的公司肯定有这样的压力,因为投资人希望走的更快一些。我觉得现在的环境,要做一家小而美的公司也非常不容易。因为“美”是很难做到的,你要让你觉得美,还要让别人觉得美。我觉得创业企业小公司应该有这样的文化跟激情,可能在你的领域里面看到珠穆朗玛峰,才会有人跟你。现在有优秀创业者跟我说:我业务两年没有什么变化,我Hold不住那十几个高校毕业生工作人员,因为他们有更好的机会在等着他们。我觉得这就是我们这个时代面临的挑战,针对投资人来说。

刘金玲:我们了解了您的想法。其实我们一直在谈“创业、创业”,现在想问一下正在创业的陈诚先生。大数据的创业过程中,最困难的事情是什么?你遇到最困难的事情是什么?你是怎么去面对和解决这些问题的?

陈诚:我觉得在创业过程当中,尤其是大数据这两年那么火。其实最主要的困境在于哪里?就是“诱惑”。你会发现好多的机会,你都能去尝试。但是我们要考虑清楚的一点,就是你不能在那么多的机会;尤其是这时候还有投资人在跟你讲:“这个很好,为什么不去做,那个平台这么好,为什么不去做?”在这种情况下还是要保持自己的初心,绝对不能够被看上去“好的东西”而迷惑了。你还是要坚定自己要什么,到底是谁,要非常清晰的搞清楚,我觉得这一块是非常重要的。

刘金玲:也就是说,其实“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对创业者非常重要。

陈诚:对。如果你不保持初心,试错成本;其实很容易就死掉了,这个时候你一定要坚持自己的一些东西。

刘金玲:OK,坚持自己也很重要。我现在又有一个问题想问了,你认为创业是情怀重要还是商业模式和“我赚钱”重要呢?怎么去平衡?

陈诚:当然,首先是“赚钱”重要,这个是没办法。你的情怀其实在于自然的表露,比如:你的情怀,你告诉你的团队想做成什么。比如:我们想两年内做成全国怎么样,怎么样的,比如:最好的运维服务商、保障服务商。你在客户面前不用讲你的情怀,应该讲怎么样帮助客户解决他真正的问题,然后把他的问题一点一点给梳理清楚。你对团队可以有情怀,你对客户更多的应该是帮他解决问题。

刘金玲:其实我想到一个词,“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陈诚先生其实说的是,我们对客户怎么做大数据,对于员工又是怎么管理。其实我们今天创业这一块,也说的差不多了。因为时间的关系,现在把问题的发言权力交给台下观众。

这里有4个大BOOS,我们开始刷BOOS的环节。有4个问题的机会,如果你难倒BOOS的话,就有BOOS会“掉金”,会有礼品给你。

问:我想问一下台上几位嘉宾,怎样解决现在大数据市场人才奇缺的问题。

陈诚:这个问题太大了。我觉得包括这个市场的培育,其实也要有一个过程的。我觉得(BOOS掉金喽!)

刘金玲:关于人才的部分,36大数据网站上有非常多的。我们也希望大家有这种大数据人才方面的合作,也可以跟我们来合作。大家要找工作的话,可以考虑在场的BOOS,他们也是非常紧缺人才。

下面进行下一个问题,问倒BOOS就有礼品。现在是刷BOOS的环节!

问:我曾经在互联网的一些群里面看到有人这样说,他说:“做数据科学家,你必须至少要会一些编程的算法之类的。如果你连这些算法都不会的话,你其实可能就是绣花腿。”但是我又听到有人说:“做大数据要有数据,要有技术,要有思维。”我想请问一下台上四位BOOS,你们觉得数据、技术、思维,这三件事情,你们觉得哪一个是最重要的?谢谢!

石建强:其实你这个问题,问的非常好。我还是觉得这三样东西,最重要的还是“价值”,价值是优先。然后,是有了你要想解决的问题,想要得到的答案,再选择合适的数据源。有可能是内部的,也有可能是外部的。外部的数据源可能选择以一些方式获得,无论是商业的方法还是合作等等。最后有了前两个答案以后,你再去根据你的需求去挑选你需要什么样的技术,你适用什么样的技术。因为这三个问题,其实是真的有一个非常先后的顺序。哪怕最后的技术再好,如果不能解决实际的问题,或者不能有真正的数据供你分析,实际上整个场景是一个空中楼阁,无源之水。

刘金玲:也就是说,得先找到业务的问题,然后再去用技术解决。对吧?

石建强:对,先找到问题。然后再拿什么样的数据来分析解答这些问题,最后才是你用什么样的工具、什么样的技术去做这个过程。

刘金玲:OK。我总结了一下,就是找到问题,然后看用什么数据去解决。用什么工具去解决?应该是提出问题,找到数据源,然后用数据工具去解决。对吧?这其中我们没谈到的是“思维”的问题,这也是我今天想跟大家深根纠底说的。大家都强调“大数据思维”,我想问一下徐研先生。你认为大数据的思维很重要吗?

徐研:我感觉大数据思维是每个人必备的,是当今这个社会肯定需要具备的。但是不要说这么大,我觉得“数据思维”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必备的。我们是做数据分析软件的公司,这么多年来一直培养我对数据比较敏感。包括:我看NBA比赛,我可以记得我关注的队员每一年的得分等数据。甚至每年年会之前我会拿公司所有销售数据进行分析,我会通过每年的销售额,每个销售员的销售额比较出,原来在公司超过180cm的销售员,好像每年的销售都挺高的。

这个不能用经验去解决。但是至少说我从一些分析数据当中得到一些非常好的结论,今年公司招聘优先条件下招180cm以下的农村。这是说的玩笑话,就是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其实数据思维对于每个人来说,尤其是在现在这个生活当中确实比较重要。

刘金玲:也就是说,其实数据思维是每个人都需要具备这样的思维。包括:分析我们的消费,我们的收入等等。但是其实数据思维是人具备的基本素质,其实跟我们的“创业”,并不是决定创业成功的因素。对吧?

徐研:我们现在还是把自己定义为是“创业团队”,没说自己是成功了。我们更多的还是要用数据思维管理公司,包括:用数据思维管理客户的满意度,用数据思维量化公司新产品迭代的BUG数,客户吐槽点。从公司的管理到公司的产品,一切都是数据驱动的。

刘金玲:我了解了,其实数据思维、数据工具,刚才这位朋友提到了这几个因素是因问题而异。对吧?这位朋友,你对这个答复满意吗?还有一个问题,现场哪位朋友来问?

问:刚刚谈到“数据思维”非常重要。我特别好奇,怎么培养数据思维?谢谢!

徐研:美女,你这个问题难到我了。欢迎你有空去南京,我请你吃龙虾。从吃龙虾第一次开始,看吃了多少只龙虾,你的数据思维就会被建立起来了。

刘金玲:漂亮女生请吃龙虾,男生请吃什么呀?

徐研:男生请吃更多的龙虾。

刘金玲:我们再来一个问题吧。大家还有什么问题?

问:我想要问一个垂直领域数据方面的事项。目前在房产领域,大数据的建立,整个行业里面有没有做的比较突出的?包括在座的各位,在房产领域进行大数据的采集、分析和运用,如果要是有感兴趣或者是做的不错的话,下来之后我们可以联系。在这里我想请四位能不能解答,如果要在房产领域做大数据从哪些方面着手,可能来的更快一些?谢谢!

刘金玲:OK,我们还是顺着来吧。因为他们四位都是术有专攻,请王总介绍一下您看到的大数据公司目前在做房产领域的公司有吗?

王烨:不好意思,这个行业我们一两年前瞄过,没看到特别好的公司,也可能后来没跟,主要原因可能是房产太挣钱了,数据在那个里面可能不是一个很重要的决定性因素。我觉得那个线基本上没法画,这都不是回归,不知道这个线怎么画(小编PS:数据分析中用到的回归方程,意指房产行业的数据难以用回归画出线来)。

石建强:我们这几年见到的客户或者见到的需求是什么?的确对房产大数据相关的一些需求并不是非常多。目前来说,我们见过的一些公司是在做相关的一些,比如:之前房地产推的一些楼盘,他们的一些客户相互提出来的一些需求或者一些想法,或者是购买的一些行为的记录。通过这些来跟面积、金额等一些结构化的数据挂钩共同分析,分析客户的偏好等等。但是正如王总所说的,这几年房地产行业实在是太挣钱,不需要通过大数据分析来找客户,通常是客户排队去买房子。房地产可能将来有一段时间走到一个平台期开始洗牌的时候,可能会更为明显。但是目前来说,我们没有看到做的非常深的相关的一些企业。

刘金玲:我想问一下徐研,你这边有了解这样的案例吗?

徐研:房产是我公司很重要的一块业务。

刘金玲: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不让你细说了,你们两个一会儿去单聊。因为时间原因,所以今天的圆桌论坛就到这里。

小结

圆桌论坛环节中,上海六禾创投总裁王烨先从资本的角度为大家介绍了2016年大数据行业的创业趋势和投资人的关注要点;来自Hewlett Packard Enterprise(惠普)的大数据技术总监Jason Li以及来自帆软软件的副总裁徐研先生从技术的角度为大数据创业者分享了多个可行性的意见和建议;正在创业的智树科技CEO陈诚先生为大家解答了大数据创业过程中的难点和痛点。在36大数据未来的活动中,36会继续进行圆桌论坛模式,携手大数据行业大鳄,探讨更多大数据行业的商业模式。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End.

转载请注明来自36大数据(36dsj.com):36大数据 » 如何看待大数据创业——投资人、技术专家、创业公司全方位解读

36大数据   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有文章均不代表本站观点。报道中出现的商标属于其合法持有人。请遵守理性,宽容,换位思考的原则。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