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QQ群②:190771709,投稿请发dashuju36@qq.com
我要投稿

华尔街日报:大数据在投资和并购交易中愈发成为重要因素

数据科学家

10月13日,“大数据”是近年来最火的科技概念之一——它正在渗透到各行各业和生活中的方方面面,众多科技巨头和一大堆初创企业都将大数据视为一座潜力巨大的“金矿”。但是,数据的价值到底应该如何计算呢?这个问题目前还没有正式的标准,而《华尔街日报》网站日前对数据的价值进行了探讨,指出这部分无形资产正在投资和并购交易中成为越来越重要的因素。

以下为原文主要内容:

无论你买了什么东西、在Facebook上“赞”了什么帖子、在车里用GPS导航做了什么事情,总会有公司想方设法围绕这些数据做生意。但问题是,没人知道这些信息到底有多大价值——数据和工厂、现金等有形资产不一样,其价值也没有正式的评估标准。

市场研究机构Gartner的分析师道格拉斯•兰尼(Douglas Laney)指出:企业的信息资产是笔很难算清楚的账,而价值无法衡量的资产是无法管理的。随着越来越多企业利用信息和大数据分析工具谋求收入增长,数据价值估算标准的缺失正在越来越严重地影响我们对现代商业领域的理解。

美企无形资产富可敌国

美国费城联邦储备银行的经济学家中村(Leonard Nakamura)认为,美国企业持有的数据以及专利、商标和版权等其他“无形资产”的价值可能超过了8万亿美元——这几乎是德国、法国和意大利三国的GDP之和。

这些无形资产正在全球经济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例如,专利价值已经成了谷歌、苹果和三星等科技巨头发起并购和诉讼的动机,但是这些资产却不会出现在公司财报中。“我们希望看到有关这方面的财务信息,这样才能更好地了解这些公司究竟如何通过投资促进增长。”中村说道。

这个问题并非仅限于科技行业。经营连锁超市的克罗格公司(Kroger Co.)会记录2,600多家门店的顾客购物情况,还会追踪将近5,500万张会员积分卡的购买记录,而这些数据会通过一家合作企业出售给供货商——宝洁和雀巢等消费品厂商都愿意付费购买这种信息,因为这有助于它们根据消费者的偏好制定产品和市场营销策略。

兰尼和其他一些分析师认为克罗格每年可以通过出售数据进账1亿美元,克罗格高管拒绝对此置评,但表示公司遵循通用会计准则(GAAP)行事——而根据通用会计准则,公司不能将数据视为资产,也不能将花在搜集和分析数据上的钱算作投资而非成本。

考虑到信息和知识产权正在对经济造成越来越大的影响,美国财会标准委员会(FASB)已经在设法更新其制定的规则了。FASB曾经在2002年和2007年之间有过两次针对无形资产问题的讨论,但每次都因为问题的复杂性而放弃。然而在上个月,顾问理事会再次建议FASB研究无形资产问题。

其中一个难题是:员工用来搜集数据的时间该作何计算?作为投入的资本吗?此外,企业也需要估算出数据的“保鲜期”的未来价值,以及追踪记录和报告数据的价值变化。对于工厂等有形资产来说,这些数字来的相对容易;但是对于无形资产来说,这些数字的计算没什么先例可以遵循。

标准缺失造成投资盲点

数据价值衡量标准的缺失,给Facebook、eBay和谷歌等依赖数据创造大量收入的科技巨头的投资者造成了尤其巨大的盲点。“在这些公司发生的许多事情,并未通过公开披露的财务数据反映出来。”财务咨询和投资银行公司道衡(Duff & Phelps)的董事总经理格伦•科尔尼克(Glen Kernick)说道。

Facebook、eBay和谷歌的资产与负债之差共计为1,250亿美元,但是这三家公司的总市值为6,660亿美元。此中的差距反映了股市对这些公司账面以外资产的理解,例如搜索算法、专利以及用户和顾客的海量信息,等等。很多投资者通过更加易变的基准——如现金流或经济前景——来为这些资产估值。

很多专家认为,投资者无需了解数据等无形资产的确切价值,因为公司股价反映了市场对这些资产的估价。“数据只有在你知道如何用它赚钱时才有价值,否则就一文不值。”市场研究机构Needham & Co.的分析师劳拉•马丁(Laura Martin)说道——她还指出,单个用户的信息会随着时间推移而失去价值,因此数据是一种“保鲜期”很短的商品,其在某一特定时刻的价值很难计算。

但是,依赖于市场的整体性判断可能非常危险。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破灭让很多投资者输得倾家荡产,而这一波泡沫当初之所以越吹越大,就是因为人们普遍相信衡量价值和风险的传统标准并不适用于“新型经济”。

在交易中日益凸显价值

企业少有的对数据明码标价的时候之一,是在发生并购时。咨询公司AlixPartners的董事总经理布鲁斯•邓•尤艾尔(Bruce Den Uyl)表示,数据的价值正在成为并购交易中一个非常重要的考虑因素

市场调研公司尼尔森在2013年9月斥资13亿美元收购了电台听众数据追踪公司Arbitron,而尼尔森在这笔交易中将后者的无形资产记为2.71亿美元——这其中包括“客户相关无形资产”,即长期客户关系以及客户名单,等等。

尼尔森并未给出自己创造的数据价值,但是在今年第一财季的财报中列出了收购而来的价值19.8亿美元的客户相关无形资产以及48.2亿美元其他无形资产。

邓•尤艾尔表示:他对数据进行估值的依据,是企业将如何利用这些数据盈利,以及数据的预计有效期限。他将这一过程比作解谜——首先,计算出其他所有被收购资产的价值,然后在剩余的价值中找出数据和商誉的价值。

专利事务所General Patent董事长兼CEO亚历克斯•波尔托拉克(Alex Poltorak)指出,专利拍卖的一大波火热行情表明市场对于某些无形资产有着活跃需求。

北电网络(Nortel Networks)在2011年以45亿美元出售了公司的技术专利,比公司运营业务2009年申请破产保护后的售价高出32亿美元。波尔托拉克认为,这一巨大差距凸显了财务人员不懂新型资产会造成多大的损失。

End.

转载请注明来自36大数据(36dsj.com):36大数据 » 华尔街日报:大数据在投资和并购交易中愈发成为重要因素

36大数据   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有文章均不代表本站观点。报道中出现的商标属于其合法持有人。请遵守理性,宽容,换位思考的原则。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