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QQ群②:190771709,投稿请发dashuju36@qq.com
我要投稿

Slice如何从两百万消费者的网络消费数据中获得商机

我们对消费者行为到底都了解些什么?多数消费者行为都是从小规模消费者群体推断、预测或推测的。当市场营销人员从数据经纪商处购买信息时,很多信息都陈旧不堪或者不完整。

斯科特•布雷迪

连续创业者斯科特•布雷迪还创立了三家上市公司:FiberTower、Clarus Corp和SQL Financials。

和大多人一样,斯科特·布雷迪(Scott Brady)通过谷歌购物(Google Shopping)和亚马逊生鲜(Amazon Fresh)等各种网站,从网上购买的东西越来越多。

但即使亚马逊已创立近20年,对购买者是谁、购买了什么产品、怎样购买和购买原因的追踪,依然很难筛选出一个结果来。我们对消费者行为到底都了解些什么?多数消费者行为都是从小规模消费者群体推断、预测或推测的。当市场营销人员从数据经纪商处购买信息时,很多信息都陈旧不堪或者不完整。

这就是布雷迪的网购数据分析公司Slice为何如此激发人兴趣的原因所在。这家初创企业是从他所执教的斯坦福商学院(Stanford Business School)一个研究项目发展而来的,目前已经成为一款颇受欢迎的应用程序——它会扫描消费者的收件箱来获取电子回单,使它们可被搜索,并追踪包裹递送。由于该应用大获成功,它即将推出一项智能服务,从消费者数据这一宝藏深入挖掘——这是一个储存着两百多万人在线购物习惯的数据库。

在服务发布的同时,Slice已经在苹果(Apple)iPhone 6手机的购买分析小试牛刀。利用来自9月12日那个周末约6,000名购买者的数据,Slice Intelligence发现,85%的iPhone 6手机购买者之前就已是iPhone用户,并且有近三分之二的购买者是从iPhone 5、5S或5c升级到iPhone 6的。

“除苹果公司之外,iPhone 6上市的最大赢家是T-Mobile,从该公司产生的预订在首个周末的所有订单中占到了约20%,超过了该公司的市场份额,”Slice Intelligence首席数据官卡尼什卡·阿格瓦尔(Kanishka Agarwal)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分析说,“T-Mobile能够抓住这些消费者,说明他们劲头十足的换机活动卓有成效——尤其是考虑到近三分之一的预订是从在发售不到一年iPhone 5s基础上进行的升级,并且原本已绑定了一个合约。”

为了找到分析数据的新方法,布雷迪表示,有时候他们抛出的问题远远超过能找到的答案。布雷迪提到他们为一家婴儿护理公司所做的研究。在众多数据中,Slice的分析显示,这家婴儿护理公司的客户在预定鲜花方面的支出,大幅超过与他们实力最接近的竞争对手。

这种分析非常深入,而不是泛泛讨论市场份额和向公司“提供更多解决方案”,布雷迪介绍说,“这有助于他们理解客户群的细微差别,从而让他们在竞争对手中脱颖而出”。

那么,对于消费者而言,除了被当作小白鼠外,使用应用程序还有什么好处呢?消费者亏了吗?“当然有好处”,出售消费者数据的初创企业DataCoup公司的首席执行官马特·霍根(Matt Hogan)肯定地说。他指出,且不说直接的数据营销这一年产值550亿美元的行业,单美国传统的第三方数据经纪商一年的销售规模就是150亿美元,而这些从秘密渠道获得消费者数据并且从中牟利的公司,和消费者的关系却等于零。

“我们的生活日益依赖于数字平台,创造出了越来越多的数据宝藏,然而,我们似乎在控制数据、并且获得更透明的补偿方面的进展不大,”霍根评价道,“我认为,如果消费者提升这方面的意识,增加对数据交易理解,并且能够参与他们的数据所形成的价值链,而不仅仅用着一个看似和数据销售无关、暧昧不明的免费应用程序或服务的话,市场的效率将得到极大提升。”

Slice在上个月被它的其中一个投资方乐天株式会社(Rakuten)收购,乐天是“日本的亚马逊”,但出售金额未披露。

译 梅子心 校 徐笑音 via:福布斯中文网

End.

转载请注明来自36大数据(36dsj.com):36大数据 » Slice如何从两百万消费者的网络消费数据中获得商机

36大数据   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有文章均不代表本站观点。报道中出现的商标属于其合法持有人。请遵守理性,宽容,换位思考的原则。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