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李斌:数字人民币何时正式推出现在还没时间表

央行李斌:数字人民币何时正式推出现在还没时间表优质

下一阶段货币政策的重点是什么?央行如何看待今年4月的流动性?经营贷违规流入房地产,央行将如何加强贷后的资金监管?数字人民币何时正式推出?4月12日,在央行举行2021年第一季度金融统计数据新闻发布会上,调查统计司司长兼新闻发言人阮健弘、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宏观审慎管理局局长李斌、金融市场司司长邹澜出席会议,解读了一季度金融数据,并对我国宏观杠杆率情况、经营贷流入楼市、入选系统重要性银行的资本补充压力、数字人民币正式推出时间等热点问题进行了回应。2021年一季度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累计为10.24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少8730亿元。阮健弘表示,这个数量虽然少于上年同期,但仍然是季度增量的次高水平。从结构上来看,阮健弘分析称,金融机构的信贷稳字当头,资本市场的融资大幅度增加。债券市场在上年基数比较高的情况下少增长,总体上看社会融资规模的增长保持平稳。对于市场关注的下一阶段货币政策问题,“今年以来货币政策稳字当头,货币信贷保持合理增长。”孙国峰表示,要坚持跨周期设计理念,兼顾当前和长远,保持宏观政策连续性、稳定性、可持续性,稳健的货币政策灵活精准、合理适度,保持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同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加大对国民经济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的支持力度,做到小微企业综合融资成本稳中有降,促进经济平稳健康运行,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如何应对4月的流动性:不必过度关注短期因素影响4月是传统的缴税大月,市场担忧财政缴税与地方债供给等因素对流动性产生影响。对此,孙国峰表示,人民银行一直高度关注财政因素对银行体系流动性的影响,并将该因素纳入央行流动性管理的整体框架,在货币政策操作中统一予以考虑。从今年来看,财政税收以及国债、地方债发行兑付等因素对流动性的短期影响有所增大,为此人民银行持续加强对财政因素的监测和预测,并通过公开市场操作等货币政策工具及时进行对冲,收到了较好效果。孙国峰表示,今年以来,由于地方专项债额度下达时间较晚等原因,地方债的发行进度比前两年慢一些,后续发行速度可能加快。同时4月份税款入库的规模也比较大,这两方面的因素都会减少银行体系流动性。但由于一季度末财政支出较多,可在一定程度上吸收其影响。人民银行将按照稳健货币政策灵活精准、合理适度的要求,密切关注4月份财政收支和市场流动性供求变化,综合运用公开市场操作等多种货币政策工具,对流动性进行精准调节,保持银行体系流动性合理充裕,为政府债券发行提供适宜的流动性环境。孙国峰强调,判断短期利率走势首先要看政策利率是否发生变化,主要是央行公开市场7天逆回购操作利率,以及中期借贷便利利率是否变化,而不应过度关注公开市场操作数量和银行体系流动性。公开市场操作数量会根据财政、现金等多种临时性因素以及市场需求情况灵活调整,其变化并不完全反映市场利率走势,也不代表央行政策利率变化趋势。其次,在观察市场利率时重点看DR007的加权平均利率水平以及其在一段时间之内的平均值,而不是个别机构的成交利率,或者受短期因素扰动的时点利率。孙国峰表示,今年以来,人民银行进一步提高货币政策操作的精准性和有效性,及时熨平春节前后现金投放、财政税收、季末等多种短期波动因素,引导货币市场短期利率围绕公开市场7天逆回购操作利率在合理区间运行,切实维护了市场流动性稳定。今后,人民银行将继续灵活开展操作,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对于一些短期因素的影响,市场不必过度关注。预计我国的宏观杠杆率将继续保持基本平稳对于疫情以来我国宏观杠杆率的变化,阮健弘表示,受新冠疫情的影响,去年我国的宏观杠杆率出现了阶段性的上升。2020年我国的宏观杠杆率是279.4%,比2019年上升了23.5个百分点。分部门来看,居民、政府和企业三个部门的杠杆率分别是72.5%、45.7%和161.2%,这三个部门杠杆率分别比2019年上升了7.4、7.1和9.1个百分点,应该看到疫情期间宏观杠杆率的上升,是逆周期的政策支持疫情防控和国民经济恢复的体现,相关政策在有效推进复工复产、支持实体经济方面发挥了积极的作用。“我们观察到去年二季度以来,随着经济运行不断的恢复,经济增速不断的回升,我国的宏观杠杆率上升的势头开始明显的减缓,上升的幅度逐季收窄。“阮健弘表示,2020年一、二、三三个季度宏观杠杆率上升的幅度分别是14、7.2和3.9个百分点,到了第四季度就变为下降1.6个百分点。四季度宏观杠杆率的下降表明实体经济的活力已经有了极大的恢复,金融资金的使用效率在明显提升。未来随着经济向常态回归,内生增长动力的不断增强以及稳健的货币政策精准灵活、合理适度,预计我国的宏观杠杆率将继续保持基本平稳。入选系统重要性银行的资本补充压力不大4月2日,央行、银保监会发布《系统重要性银行附加监管规定(试行)(征求意见稿)》(下称《规定》),这是继今年年初起正式实施《系统重要性银行评估办法》后,借鉴国际监管经验,进一步明确系统重要性银行的附加监管要求。据了解,此次《规定》由中国人民银行宏观审慎管理局牵头制定,作为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监管的牵头部门,宏观审慎管理局核心职能在于通过宏观审慎政策来降低系统性金融风险和“大而不能倒”问题。李斌表示,这个规定是对关于完善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监管指导意见的落实,也是系统重要性银行评估办法的一个配套规定,是完善系统重要性银行监管、健全宏观审慎政策框架迈出的重要一步。总的来看,附加监管规定有利于系统重要性银行保持充足的资本实力和损失吸收能力。其中,《规定》中最受市场关注的内容主要是国内系统重要性银行(D-SIBs)附加资本水平的明确。央行规定,第一组到第五组的系统重要性银行分别适用0.25%、0.5%、0.75%、1%和1.5%的附加资本要求。李斌表示,五组之间过渡比较平滑,整体水平与国际要求也是适应的。”李斌称,“我们做了认真的测算,相对于我国银行业目前实际资本水平压力不大,如果银行同时被认定为我国的系统重要性银行和全球的系统重要性银行,附加监管要求也不叠加,采用二者孰高原则确定,不会额外增加银行的负担。李斌称,《规定》从附加监管指标体系、恢复与处置计划、审慎监管措施等方面对系统重要性银行提出了附加监管要求。既考虑了系统重要性银行监管的国际惯例,也结合了我国银行业的特点和实际监管需要,是系统重要性银行附加监管的一个一般性框架。严查经营贷流入楼市3月26日,银保监会、住建部、人民银行联合发布《关于防止经营贷违规流入房地产的通知》(下称《通知》),要求防止经营用途贷款违规流入房地产领域,随后多地金融监管部门开始排查经营贷挪用,严堵资金违规入楼市。邹澜表示,近年来经营性贷款在满足小微企业的临时的周转性资金需求,提升企业持续运营能力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为做好“六稳”工作,落实“六保”任务提供了有力支持。但是在部分房价上涨预期较强、炒作氛围较浓的热点城市,也出现了骗取银行经营贷实际用于购房的现象,甚至有些还涉及有组织的违法活动。如果不能及时得到遏制,不仅会影响房地产调控政策的实施效果,而且会挤占支持实体经济特别是小微企业发展的信贷资源。“《通知》还特别提出各地要畅通违规问题投诉举报路径,联合排查违规线索。大家也注意到了前一阵深圳市收到相关的举报,深圳市的七部门联合对外发布了通告,对举报提及的线索要进行进一步深入的联合调查。我们认为这种调查是非常有必要的,我们也会持续地跟踪和关注相关调查的进展和最后的处理情况。”邹澜在会上表示。邹澜同时指出,在解决这一问题的过程中,希望商业银行不要因为这一问题影响到对小微企业的金融服务质量。对于经过必要的、正常的核查程序,确实是因为违法违规活动和银行工作人员无法立即识别的问题,应该也是在银行的基层员工和基层行的尽职免责范围之内。对于发现的因为作假骗取贷款的,需要依法依合同追回贷款。当然涉及到购房人由于是受不法机构和人员的蛊惑、欺骗,通过作假的行为获得了贷款被银行追回造成损失的,可以向相关部门、法院主张自己的权利。数字人民币正式推出还没有时间表2019年底,数字人民币试点、测试相继在深圳、苏州、雄安、成都四地及北京冬奥会场启动;2020年10月,增加上海、海南、长沙、西安、青岛、大连六个试点测试地区。数字人民币试点范围不断扩大,今年是否有望正式推出应用?李斌表示,目前数字人民币试点范围有序扩大,应用场景逐步丰富,应用模式也是持续创新,系统运行总体稳定,初步验证了数字人民币在理论政策、技术和业务上的可行性和可靠性。数字人民币试点测试坚持稳妥、安全、可控原则,以受邀白名单用户小额交易为主,目前参与人数、参与笔数、净兑换的金额总体上还是比较小的。试点过程中各方面对数字人民币都有比较高的兴趣,试点地区用户的积极性比较高,试点场景现在覆盖了生活缴费、餐饮服务、交通出行、购物消费、政务服务等多个领域。下一阶段,将根据试点参与各方的反馈,不断完善和优化数字人民币技术、业务和政策方案,深入探索数字人民币应用模式,强化数字人民币通用性和普惠性,完善产品功能和应用性,提升系统的安全性、稳定性。试点地区目前总体上仍然处于试点测试阶段,什么时候正式推出现在还没有时间表。

更多热门推荐:
分享到 :
相似文章

发表评论

登录... 后才能评论